专题讲座
贲圣林:国际货币的“囚徒困境”怎么破?
添加时间:2014/5/20 17:07:50 来源:上海交大管理培训中心 点击数:
分享到:

                                                                               贲圣林:国际货币的囚徒困境怎么破?

      面对国际货币体系所面临的囚徒困境,浙江大学管理学院教授、EMBA教育中心主任贲圣林表示,建立互信机制是破解之道。

      519日, 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70周年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学术研讨会在杭举行,贲圣林教授以建立战略互信,破解国际货币体系困局为题,展开精彩分享:

 

   一、 现行国际货币体系的囚徒困境

        首先说说国际货币体系的现状:

       其一,不对称的美元利率决策机制有违公平和民主的精神。美联储制度虽然对美国是一个好制度,但对全球而言,这却是一个有失公平和民主的机制。美联储主要考虑美国自身利益,但他们所做的决定往往对全球经济产生重大影响。人为(较)低美元利率可能是当今世界经济生活中的最大扭曲,会导致热钱泛滥、资产泡沫、资源错配等严重后果。

       其二,美元低利率政策是国家之间、群体之间的一种财富转移,从中国来讲,这严重影响我们的外汇储备收益。比方说,1%的美元利率差距会使中国外汇储备每年利息收入减少300多亿美元;而对美国政府而言,美国联邦政府17万亿美元的国债总额这样大约每年节省1700亿美元利息成本。如中国的存款利率政策一样,美国的这种低利率政策从另外一个意义上而言也是金融压抑的一种形式,所不同的只是美元利率压低被披上了市场化的合法外衣。同时,美元的国际地位决定它所波及的范围更广,牵涉的问题更加复杂。从国际经济层面来讲,人为压低利率也是影响国际金融市场和国际货币体系稳定的一个重要因素。

       其三,应正确理解人民币国际化,它实际上是让中国的人民币在国际上作为一个货币的正常使用,人民币国际化这个词冲击力有点过强,可能会给外界造成不必要的误解,反而影响人民币的跨境使用的步伐。与此同时,人民币国际化的成本收益分析值得再做更加严谨的分析;如果以人民币升值预期为基础的人民币国际化是不可持续的,且会产生严重后果(热钱的流入等冲击实体经济和国内金融市场);同时我们必须考虑到国内金融改革的进程与国内金融体系所能承受的压力,特别是在目前经济下行,金融风险逐步显现时刻,我们更要注意人民币国际化的节奏与步伐。

       我们现行的国际货币体系面临的困局是一个比较典型的经济学中所说的囚徒困境情形,美国担忧别人来取代美元的地位,从而丧失拥有美元作为国际货币的一些特权。而世界其他各国包括中国则担心美国在美元货币政策制定中没有(充分)考虑其他各国利益,有以邻为壑之嫌疑。这是博弈论中的经典情形,反应了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在争夺国际货币体系制定权和话语权博弈而互信不足的情况。而我们都知道,破解囚徒困境的办法是建立战略互信机制。

   二、 改进联储体制,破解囚徒困境

       建立于1913年的美联储体制经过百年考验,其独立与制衡机制原则在按照经济区设立的12个联帮储备银行和7个理事的提名任命过程及其独立记名投票这些制度安排中得到充分体现。今天的世界在经历全球化浪潮洗礼之后和100年前的美国有许多相似之处,地区间发展不平衡,多个区域经济体并存。我们可以考虑在现有美联储制度的基础上稍作调整,在美联储理事会中引入有投票权的非美国理事,代表世界其他地区的利益诉求。在目前的国际治理框架中,联合国安理会或者G20都是可以考虑的国际代表的地区加入美联储理事会。

       这种制度调整因为依靠现有的美联储体系,不需要推倒重来(reinventing the wheel),可操作性强,而且可能遇到的各方面阻力也是最小的。因为对美国而言,虽然丧失了部分美元的货币政策主权,但改革后的美联储还将由美国(强势)主导;对世界其他国家而言,我们的利益则通过美联储理事会得到(部分)代理,而且不必担心美国的这种制度改革/美联储国际化安排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企图,有效提升国家之间的互信程度。

       或许有人会说,这个制度改革不是最优的方案,不够理想。但我们知道,在现实生活中,往往没有最优,只有次优方案。这里就像语言一样,我们都知道全世界通行英语并非最优情形,其中不乏许多理想主义者提出各种建议。最为理想主义色彩的则是1888年波兰籍犹太人柴门霍夫博士创立的世界语,虽然它具有语法严谨,语言优美,逻辑性强,表现力丰富等优点,而且195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也给予支持,承认它的官方语言身份,但直至今天只有圣马力诺在2012年承认它是官方用语,世界范围内使用场合少之又少。语言和货币有不少类似之处,都有网络效应和正外部性特征,英语和美元在各自领域具有降低交流/易成本,提供交流/易便利等先发优势,建立各自领先地位,成为事实性的垄断。而1968年发明的特别提款权制度(SDR),似乎颇有世界语的味道,其境遇到今天这个地步也可想而知。

   三、建立战略互信,加强国际合作

       虽然国际货币体系看似一个货币问题,但它显然不仅是货币问题,也不仅是金融问题或者经济问题,它更是一个政治问题,是一个牵涉国际治理结构的问题,因此更多需要政治家们加强国际合作与协调的意愿与领导力。

 

       因此我们需要做到以下方面:

       其一,美国朋友需要放弃或者说分享部分货币政策制定权力,承担一个大国和世界领袖的责任;这样才有可能赢得世界的尊敬;

       其二,世界其他国家包括中国,则需要接受、承认和尊重美元的霸主地位和美国在未来美元货币政策制定过程中持续的主导地位,虽然这或许不是最美最优的安排,但这却可能是这个世界现有环境下最为可行的次优方案;

       其三,国际货币体系面临很多动荡和不稳定因素,每个国家追求各自利益的理性行为可能使得我们我们陷入一个囚徒困境中人人皆输的最坏结局,因此我们需要一起行动。

 

上海交通大学高层管理培训中心招生网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华山路1954号 E-mail:sjtu_edu@126.com 电话:021-60485354
LOGO版权,部分图片,文字内容版权归上海交大所有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